快捷搜索:  as

钮文新:央行要练迷踪拳是利好的吗?

  温家宝总理新年第一天就到了湖南去考察企业,他听到最多的恐怕还是资金问题。他说,中央已经明确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,并因时因势进行预调微调,要有紧有松,有保有压。

  体会这样的讲话,或许是说:因时因势微调,但总量资金松不到哪去。

  可以理解,一段时间以来的现象表明,在国际上人民币做空势力的攻击之下,国内企业、居民似乎也出现了看淡人民币的预期。刚刚公布的中国商业银行代客结售汇的数据显示,结汇和售汇之间已经从过去的顺差转向现在的逆差。如果较大幅度地扩张货币,那人民币贬值预期显然会进一步增加。

  现在看,与其说是不能松,不如说是央行已经再陷两难境地。一方面,中国经济困境需要央行适度放宽货币,另一方面又不能为“做空人民币”提供理由,问题变得复杂了。

  当前,已经有英国对冲基金通过做空人民币大赚其钱,如果此时中国任由人民币贬值,那无疑将给全世界的投机资本放出重要的“赢利信号”。更要命的是,伴随着人民币空头狙击,国际势力必定会肆意地唱空中国。

  这就是我们不能“简单平等看待”做多和做空的关键。做多时他们必须唱多,这时我们只要保持冷静,看到自己的问题,加快改革,经济在“信心”的托举之下,不会发生大的问题;但做空就不一样了,肆意唱空的声音会严重干扰“国民信心”,会使公众看淡经济前景,从而使经济陷入“越看淡越坏、越坏越看淡”的恶性循环。

  但是,我们还必须坚定自己的政策目标,不能受到狙击势力的干扰,更不能发生“因为对抗狙击者而损害本国经济”的结果,那将是杀敌800自损1000,到头来,经济的虚弱更将成为狙击者更坚实的做空理由。

  适度宽松货币和抑制人民币空头狙击——鱼和熊掌必须兼得。对不起,这方面历史上没有成功的先例,我们必须独创手段,出奇制胜。

  绘画的艺术家都会告诉自己的学生:画有法,但无定法。更高超的武术家会融合所有技法精髓,最终形成“迷踪拳”等独门绝技。“永远按照人家规定的套路出拳”,赢的概率过低。具体到人民币汇率问题上:

  第一:外汇储备中大量持有美元现金,尽可能地多,确保足够对抗货币狙击的需要。

  第二:汇率形成机制不变,依然是“以市场供求为基础,参考一篮子货币,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”。但当美元现金足够之时,彻底放开人民币汇率浮动的空间。

  第三:必须是无规律的,在关键时点上出手打击做空,不战则已、战则必胜地充分放大狙击者的风险,能放多大就放多大,尤其要针对金融大鳄,必须确保他们亏损,确保我们赢利。

  第四:打胜之后,无规律的时点上或第一秒钟,让人民币瞬间贬值。采用瞬间有管理的贬值,然后控制小幅度有升有贬的做法。不给狙击者以任何喘息之机。

  第五:这时候最忌讳的就是“有规律”。必须让货币政策“灵活”起来,出其不意攻其不备,方可出奇制胜。

  这样做,第一,绝未违背中国的汇率机制“有管理”的基本特质,而且通过放开浮动区间推进了汇率改革。第二,实现人民币总体贬值,确保国内货币适度宽松,从而保护了中国内需经济的需求。第三,用无限大的风险,抑制了狙击人民币的国际势力,防止了国内经济受到外部狙击的干扰,为国内经济稳定转型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